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首页  学院概况  专业设置  科研创作  推窗笔谈  实训基地  学工在线  校友园地  院长信箱  文理首页 
当前位置: 首页>>推窗笔谈>>正文
李漫--不眠
2012年05月22日  

黎明时分,几阵响亮的雷声摇动我模糊的意识,思绪犹如一条长长的丝线被突地从中断开,将我从持续几小时的神游状态中带出来。潜意识中感到有几分清醒,也许我从未曾入眠过。我的身体与床并没有分开,但神思却似鱼一样在睡与醒交织的模糊的边缘游弋。不同的是它用鳃呼吸,鳍游动,而我只能靠寂寞生存,以神经的刺激来维系意识的流动。

我记得曾从床上爬起,轻轻掀开窗帘一角,看到闪电在微微泛白的天空的映衬下的紫色的苍白,还有肆意舞蹈的风以及随之尔来的雨。阳台上晾晒的衣服随风摇摆,有些已被吹落在地,只剩下空空的衣架,如身体失重前的左右颠晃。清晨起床之后却发现除了湿湿的地面与微凉的空气以外,一切如故。事情仿佛并不是这样,我把窗帘被掀起的那角放好,又回到梦的状态,闭上眼睛,继续几分钟前尚未完全失去的行走。风透过窗帘,从枕边吹过,拂动散乱的发和裸露的肩,这种感觉是多么奇妙,又是那样使人愉悦,我禁不住心底涌起的呼之欲出的冲动,嘴角明明已经张开,声音却莫名的卡在喉咙里。我睁开眼,看到天花板上垂下的粉红色饰纸,白昼弥布整个房间。

对我而言,不眠是一种习惯性的,珍贵的,自由的,不计代价以求的状态,最能为我注入新鲜活力的莫过于在每个微凉的清晨醒来脑海中残留的几个小时或几秒钟前还清晰的,尚未完全褪去的记忆。这些侥幸获得的一鳞半爪也许会在某个夏日午后不经意的瞬间重现。我感到自己意识的水流随着寂寞缓缓流淌,那些白日里不停困绕我的东西此刻都能得以释怀,只需要有足够的耐心便可以找到想要的答案。当恐惧袭来,我不会颤栗,因为灵魂已经出窍,恐惧无从吞噬。

我曾是那样讨厌夜晚,极力拒绝每一个静谧的黑暗的空间,它让我觉得寂寞是如此广大。每次熄灯之后,她们鼾声四起或喃喃呓语时,我仍清醒地睁着空洞的眼睛注视凝聚在头顶上空仅有的20平方米却又广袤无边的漆黑,焦躁和不安悄然袭来。时间在黑暗中奔跑,那么慢,又那样快,它加速了它们的扩散。明天在不久的未来即将来临,在今天和明天清晨之间,在寂寞席卷每个细胞之前,我必须睡去,只因是继续下去的必需。然而这种急功近利的义务感越发加剧了情绪的不安。身体和床在这种僵持的斗争中摩擦的越来越剧烈,也在无意中增进了它们之间的熟悉感。正是这种熟悉感减少了睡眠对我的诱惑力,正如一对老夫妻相视而坐却怎么也激不起半点性欲一样,摩擦使身体发热,缺乏陌生感使它厌倦了在接下来的几个小时里继续与床相处。我翻来覆去,内心越来越焦躁,思绪也开始混乱起来。后来,我便在这样的烦躁中渐渐不知所以。醒来之后是满身的疲倦与后悔。我再一次背叛了自己的意识,忘记了自我的存在。

转变往往是无形的,在潜移默化中悄悄滋长的,你不能清楚地记得它是从何时开始的,但日子久了你自然可以从结果中看到。人类永远都解答不了自己为何来到这世上,却不能因此而停止探寻未知的脚步。也许在某个阳光明媚的早晨或者悄然无声的夜晚,我突然发现这种不眠是如此的难能可贵。在旁人看来,它可能是与周围散乱的,堆叠的难以捉摸的观念不相符的异形,会被认为是被禁锢了的相当意义上的自我,但这种缓缓流动的意象不正是我梦寐以求的吗?这是一个可以只为我感知而不为他人所晓的真实存在的世界,我可以不必在意他人是是非非的目光和周围充斥的你必须如何的指责,也无须为迎合大众相随而成的法则而自我削损。这是一个穷乏的世界,一个真实的,没有夸耀与颓废的季节以及腐朽的如同抹布一样的习俗。

在不眠的状态中我感到欢喜,这是广袤的寂寞的生长的痛苦所带来的。纵然人世间有无数的欢乐,但是潜伏在人类灵魂深处的是根深蒂固的痛苦的忧伤。俄狄普斯自残双眼,因为它们蒙蔽了他的心灵。这是基与愤怒而产生的徒劳的自我惩罚,他的悲剧产生于他不能抗拒的命运。他的一生似乎都在实践和检验预言的先知先觉的准确性,生命看似一个巨大的玩笑。人类的悲哀在于他们身处痛苦的欢娱之中却浑然不觉。

我曾努力寻找与他们及这个社会的和谐的设想已经不再现实,当我发现这种矛盾是与生俱来的,不可调和的,就像你的眼睛如果不借助其他工具就永远看不到你的后脑勺,你的左手永远不能体会右手的喜怒哀乐一样,我便不再挣扎,只能爱惜并尊重他们那种合乎自然的,生疏的生活方式,学着谅解那些为了他人的目光违背自己先前意愿的人。我所要做的,便是好好享受这段寂寞,它是那样的来之不易。没有人的寂寞不是广袤的、长久的。它虽然并不能使你看起来与旁人有何不同,却能给予你独一无二的感觉。知道为什么而活并不能延长生命的长度,却能拓宽它的深度。正如里尔克所说的那样:“所以你要爱你的寂寞,负担起他那以悠扬的怨诉带来的欢乐”。它是我的起点,也是归宿,是我梦中多次不可抵达的故乡。我似一个清醒的旁观者,冷静而又充满渴望地注视着寂寞在我身体里一点点滋长,然后它将成为它的一部分,成为我永久性的伙伴与情人。但是在这些无名的事物上我从不曾感到孤单,因为我是快乐的,心甘情愿的。

梦境与幻想是不眠的常客。白日里的人物,地点或者某一束奇特的光的幻影会在梦境中重现,同时你在梦中游弋时的所见所闻也极有可能真实地呈现在具体的生活里。有时候,你会忘了这究竟是梦还是现实?到底哪个才是有形的、可以触摸的。也许在某个清晨醒来的瞬间你会发现好象一切才刚刚开始,或许在另一个转身的刹那你将看到梦中的影子,它们是真的还是只是幻像?所有的怀疑都无从考证,又有谁能否认或许我们从出生起就认知的世界原本不过是颠倒的呢?我们也可以这样说,醒着即是睡,人类从未醒来。正如生活,它本身是毫无幸福可言的,只不过是这尘世中带着痛苦的自我。然而我们还是真切的存在着,这便是种幸运。如果可以,我既不愿居于幸福,也不愿不幸,我要置身于中庸,置身于属于个人的不眠。我不会拒绝更多的来自成长的苦恼与寂寞,不必学着处处适宜,而宁取格格不入。

李漫老师

2012.5.24

上一条:雷涛--有选择真好
下一条:王怡--王子之死
关闭窗口
 

主办单位:365bet在线娱乐 

地址:成都市金堂县学府大道278号   联系电话:028-61563920

000958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