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首页  学院概况  专业设置  科研创作  推窗笔谈  实训基地  学工在线  校友园地  院长信箱  文理首页 
当前位置: 首页>>推窗笔谈>>正文
王怡--王子之死
2012年03月22日  

——《哈姆雷特》笔记

《哈姆雷特》是莎翁的代表作,在剧中,作家借1200年丹麦王子为父复仇的历史展开了他对于人性自身及人与世界关系的深层思考,通过哈姆雷特王子的艺术形象探讨人与人以及人自身的理想、信念与情感、欲望之间的矛盾冲突,这是对文艺复兴前期歌颂理想人格和倡导人性解放潮流的一个反思,也是在人文主义理想观照下的一个推陈出新。
莎士比亚在剧中塑造出了哈姆雷特这样一个处于理想和现实矛盾之中的悲剧主人公形象。做为一个出身高贵的丹麦王子,哈姆雷特接受了高等的贵族教育,并受到了当时进步的人文主义思想的熏陶。少年时代,他把世界看做是光彩夺目的美好天地,对于人,王子有这样一段为历来评论家所称颂的精彩议论:
人是一件多么了不起的杰作!多么高贵的秉性!多么伟大的力量!多么优美的仪表!多么文雅的举动!在行为上多么像一个天使!在智慧上多么像一个天神!宇宙的精华,万物的灵长!

这种议论,生动地反映出哈姆雷特曾是一个怀抱纯真理想的人文主义者。但是,面对王位被篡夺,父死母嫁的严酷现实,哈姆雷特怀抱的理想被彻底击碎了。新国王克劳蒂斯为权势所诱惑,私欲的洪水冲垮了理智的堤坝,以杀兄之暴行夺取王位,是一个被欲火吞噬了仁慈之心的奸雄,一个贪婪的利己主义者。王后乔特鲁德经不起克劳狄斯的诱惑,在丈夫去世后不到两个月,便不顾当时禁止叔嫂通婚的道德约束,委身于新国王,“就这样迫不及待地钻入了乱伦的寝被。”王子昔日的情人和朋友,如今也都成了新国王克劳蒂斯身边的走狗或者密探。在哈姆雷特眼中,整个世界已经变成“一个荒芜不治的花园,长满了恶毒的莠草”,“是一所很大的牢狱”。荒芜,莠草,牢狱,等等形象的比喻,都从伦理,哲学和宗教的意义上告诉人类:上帝失落了,而魔鬼还活着,世界变成了冷酷的人间,变成了理性精神丧失的荒原。这是一个面临信仰危机的“颠倒混乱”的时代。

哈姆雷特在复仇行动上的犹豫,既使这一形象显得复杂而难解,又使之产生了无穷的艺术魅力,同时还因为对犹豫之因的解释众说纷纭,使这一形象蒙上了神秘的色彩。从表面上看,哈姆雷特迟迟不能付诸行动,是由于他所面对的权贵势力过于强大,但是,哈姆雷特形象的深度、复杂性及艺术魅力还有待于在哲学和艺术层面做出阐释,哈姆雷特的彷徨不只是因为找不到复仇的办法,而是因为他所进行的关于人类生命本体的哲学探讨,涉及了人的生存,死亡与灵魂等形而上的问题。残酷的现实使王子意识到,人可能并不像人文主义者所宣扬的那样如神一般圣洁,相反,人的欲念在失去理性规范的制约后会产生无穷的恶,社会也就趋于混乱。

哈姆雷特对人的问题的思考,使得他越来越游离于为父复仇的宗法责任和“重整乾坤”的社会责任,越来越脱离历史现实的轨道而直逼无意义无目的的存在本身。面对这样的本原性思考,复仇就显得无足轻重了。而且,如果人在本体意义上是恶的,那么,他为父复仇,重整乾坤,改造社会的斗争对象就不只是一个新国王,而是包括他自己在内的所有的人。而如果否定了人性的“恶”,也就等于否定了人的现实存在。那么,重整乾坤岂不成为一句空话?人生难道不是一场没有结果的虚无?既然找不到人生意义?那是不是应该“早早脱身而去?”“谁愿意承受着重担,在烦劳的生命的压迫下呻吟流汗?”于是他想到了自杀,——倘用一把尖刀便可了结这一切,那该是多好!死亡是什么?死亡也许是睡眠,倘一觉过去便能了结这惨痛的人生,那真是求之不得啊!可睡着了还会做梦,谁知道会梦见什么呢。死亡是一块有去无归的神秘国土,正是那不可宣言的神秘性令芸芸众生望而却步,使果决的鲜红本色蒙上了犹豫的苍白病容。哈姆雷特此时的心境相当复杂,对死后景象的茫然,其实是对生命只能享有一次这一事实的充分意识,他必须认真反思生存价值的实现方式。哈姆雷特思考的结果是用有限的生命去惩恶伐善,彰显理想。这是生存中的毁灭,也是毁灭中的生存。他明知这个世界险象环生,充满邪恶,然而他毅然决然地走将进去,选择了生;他明知自己孤军奋战,难免一死,然而他百折不饶地走向既定目标,这又选定了死。

莎士比亚悲剧在人的内心世界的开掘上达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深度。王子的犹豫不只是找不到复仇办法从而产生的矛盾心理,也是他感悟到人的渺小,人的不完美,人生的虚无时内心迷惘和忧虑的外现。于是,“生存还是毁灭”,这个经久不绝的痛苦的声音,就在他的灵魂深处呐喊彷徨。哈姆雷特王子多次的独白,生动地表达出他对社会与人生,生与死,爱与恨,理想与现实等方面的哲学探索,披露出他内心的矛盾,苦闷,困惑,迷惘和恐惧等多方面的心理内容。

生存还是毁灭的双重选择交汇在王子的行动上。他曾发现克劳狄斯跪在私室中忏悔,哈姆雷特本可一剑送他上西天,但他没有这样做,表面上看是忏悔中人被杀后会升入天堂的迷信阻止了他,其实他想要堂堂正正地报仇。但是,当他发现与母亲的谈话被人在帷幕后窃听时,这一次他没再犹豫,他以为偷听的人是克劳狄斯,遂隔着幕布一剑刺去,却刺死了克劳狄斯的帮手,女友奥菲利亚的父亲波洛涅斯。

父亲死后,奥菲利亚精神完全失常,不幸坠河身亡。英国19世纪画家米莱斯曾作画《奥菲利亚》,描绘这位少女的死亡:奥菲利亚仰面卧在水上,手中握着花枝,半开的双唇似乎仍在低唱,绿色的纱裙如浮萍般飘起,载着从岸上坠下的鲜花缓缓向前流去,画面极富情致之美。一个世纪后,英国著名演员奥利维在他导演的《王子复仇记》中完全搬用了米莱斯的这个画面,给观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王子复仇记》的结局是一场大流血:王后误饮毒酒死去,哈姆雷特与雷欧提斯互伤致死,哈姆雷特临死前又狠狠用毒剑刺中了篡位的国王。至此,悲剧的正、反、男、女主人公皆归死亡,无一幸免。舞台上尸体横陈,惨不忍睹。唯剩下哈姆雷特的好友霍拉旭来给世人讲述这个悲壮的复仇故事。哈姆雷特胜利了,他报了仇,把克劳狄斯们送上了西天。他又失败了,他并没有完成理想中“重振乾坤“的伟业,没有清除掉这个世界的污秽和罪恶。这正是这个悲剧的深邃主题:理想与现实的尖锐冲突中,理想虽然一时寂灭,仍然显出正义的光辉。哈姆雷特的死在黑暗中给人以光明,在毁灭中给人以希望,所以它是必然的、有价值的、真正悲剧性的死亡。

从艺术上看,莎士比亚悲剧具有特别悲壮的色彩。他专写高贵的英雄在严酷现实面前可悲的毁灭。英雄的高贵性,不仅体现在他们的帝王将相的出身之上,而且也体现在他们的品行上,他们大都具有正面的特质,伟大的性格。然而,在纷繁复杂的人生舞台上,他们却从显赫的高位上跌落下来,甚至于毁灭了自己的精神和肉体。他们的悲剧,既是个人的,在很大程度上,带有普遍的性质,属于时代和社会的悲剧,奥赛罗如是,麦克白如是,哈姆雷特更是。

王怡

2012.3.22

上一条:李漫--不眠
下一条:陈卓--学艺杂谈
关闭窗口
 

主办单位:365bet在线娱乐 

地址:成都市金堂县学府大道278号   联系电话:028-61563920

00095895